•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穿越重生吕布一统三国章节

    第106章董卓进洛阳

    郑浑从兄长郑泰那里得知吕布如今是太后?#21534;?#23376;面前的宠臣,是这次移驾邺城另立中央的主谋,虽然官职不甚高,却手握兵权,乃新朝廷第一权臣,只要他一句话,自己绝?#38405;?#25670;脱白身,他这样的大人物不会轻许诺言,只要自己追随着他,那工部尚书之位迟早是自己的,兄长郑泰一向看不起自己做的事情,可他还不是要跟自己平起平坐,想到这里,郑浑胸中泛起快意和激动,连忙向吕布叩谢:“郑浑愿为将军尽犬马之劳,虽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www.78477747.com”

    吕布连忙把郑浑扶起:“如今人多嘴杂,不宜多叙,我们以后再慢慢商议如何大炼钢铁。”[]

    郑浑会意,?#35828;?#19968;边。

    吕布又和黄琬、马日磾?#21364;?#22823;小小的同朝官员寒暄一番,然后结束了拜师礼,前去觐见何太后和少帝刘辩。

    何太后自是冠冕堂皇地勉励了吕布一番,说要好好跟随卢植大人学习儒道兵法,要在百尺高杆上更进一步。

    少帝刘辩在船舱里闷得发慌,非要让吕布带着他去一楼甲板上看看黄河汹涌澎湃的气势,被何太后喝止。

    觐见太后和少帝完毕后,吕布又被卢植邀去前去议事,杨彪和黄琬二人已经坚定了辅佐少帝刘辩的决心,便急不可耐地商议日后的方针大计。

    跟这些老?#19968;?#19968;起探讨国家大事时,吕布不好拿出交椅让这些食古不化的老古董们坐,只能如跪针毡一样地跪坐在那里,目不斜视,屏气凝神,规规矩矩的,一动也?#27426;?/p>

    卢植等人看了甚为惊奇,他们原来以为吕布自?#21481;?#26469;,素无教化,应该是?#27426;?#31036;仪,坐姿歪歪扭扭的,谁知道吕布坐得?#20154;?#20204;这些硕儒还要规矩三?#37073;?#19981;由得刮目相看。

    吕布却在心里感慨,?#35805;?#27861;,现在哥们威望尚轻,无法服众,还需要仰仗你们这些老?#19968;?#20102;,只好在你们面前表演得好一点了。

    卢植凄惶地说道:“接到传报,?#20197;?#33891;卓已经领兵进入洛阳,西凉贼兵已经控制皇宫,陈留王也被董卓控制。”

    众人尽皆大惊失色,唯有吕布一脸镇定,因为这个情报是他先得知,皇家密探总使步梵已经飞马传书过来,告诉了事情的经过。

    就在吕布大军刚从小平津大营撤离,董卓那边的军师李儒就看出洛阳城的空虚,对董卓说:“父亲,看吕布此前的架势,往洛阳西门增兵数千,往皇宫增兵数千,往北门增兵数千,绝对有诈,他麾下并州人马才八千人,往那几个地方都增了兵,他自己还剩下多少兵马,吕布向来私心自用,必定不会心?#26159;?#24895;把兵马交给朝廷,孩儿料定吕布明是增兵,暗是减兵。此前他不惜重金封赏所有部属,便是为了今天能?#35805;?#36825;些军队带走,拥兵自重。孩儿敢说,洛阳城内必定防守空虚,洛阳西门城头上的统领也绝非是吕布的亲信。”

    董卓摇摇头,?#34892;?#19981;信,因为他派去的斥候都传报说吕布往各个地方都派出了五六千人马增援,大张旗鼓,锣鼓喧天,这还能有假。

    李儒便笑道:“父亲还记得中平元年那个冬天,父亲设巧计逃过羌人包围?”

    董卓捻须大笑:?#26263;?#28982;记得,为父统领大军追击边章、韩遂,连战连捷,得意忘形,便犯了‘穷寇勿追’的兵家大忌,半路上?#30343;?#19975;羌人围击,我孤军深入,陷入羌人分割包围之?#23567;?#21518;方援军迟迟不到,我军粮草殆尽,周慎的部队被彻底击溃,我在如此境况之下,镇定自若,命令士卒在?#21448;兄?#19968;高堤坝,截?#20185;?#28216;的流水,?#30333;?#22312;坝中捕?#25509;?#34430;。羌人以为我军粮尽,只得靠捕?#25509;?#34430;充饥,便放松了警惕,只围不攻,想困死我军,?#20154;?#20204;?#20174;?#36807;来,我早已带着大军消失得无影无踪。哈哈,我筑坝的真正目的是迷惑敌人,以此作掩护,然后伺机?#37027;?#25764;退,羌人前往追击,却因我把大坝扒开放水,河水一下子涨得很高,羌人无法渡河,我全军得以幸免。此乃为父平生最得意的一件事,为父已经讲过许多遍了,不知你为?#20301;?#35201;提及?”

    李儒亦笑道:“父亲机智,孩儿十分?#24352;澹?#21482;是父亲仔细想想,吕布增兵之策不恰如父亲当年那样,增兵是在迷惑我们,以此为掩护,然后伺机?#37027;?#25764;退。父?#21331;?#27966;人去探查,若是吕布已经拔营而走,洛阳城中必定空虚,父亲不可再错失良机,要尽快入城,早定大局。”

    董卓仔细一想,脸色大变,连忙派人去小平津方向探察。

    半日后,斥候来报,小平津大营遍插旌旗,营垒森严。

    董卓便不满地看着李儒,你是怎么判断的?

    李儒却笑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吕布小贼原来好勇?#27867;藎?#20174;不?#21152;?#29992;些阴谋诡计,不知何?#21097;?#20182;这一入洛阳竟突然变得如此诡诈。你等再靠近查看,我料定吕布早已撤走,只留下一个空营迷惑我等。”

    斥候领命再去探察,又过了半日,斥候来报:“军师所言极是,吕布大营里空有旌旗,里面却空荡荡的,所有兵士都已撤走,粮草辎重全都运走了。”

    董卓大喜,下令拔营,全军往洛阳西门挺进。

    到了西门外,李儒修书一封,把书信射入城内。

    被吕布刻意安排在西门镇守的赵融是个善能吃肉的庸才,看罢李儒的书信,被李儒字里行间的利诱恫吓搞晕了,连忙开门投降。

    董卓大军顺顺利利进入洛阳城。

    领着一帮洛阳籍少爷兵镇守皇宫的虎贲侍郎史阿见势?#24187;睿?#25353;照吕布的事先?#29976;荊?#20808;把皇宫上下整顿一遍,然后直接投降了董卓。

    董卓在李儒的劝告下,没?#20804;?#25509;领兵进入皇宫,依然让史阿值守皇宫,董卓上表呈递进去。皇宫里面的回话由史阿传递出去,说是天子偶感风寒,需要将养几日,太后不便见外来将领,命太傅袁隗全权处理董卓事宜。

    当然卢植等人根本得不到这么详细的情报,吕布暂时也不想把自己的情报来源分享跟他们。

    卢植虽然早?#34892;?#29702;?#24613;福?#20381;然抑制不住满腹的悲恸:“诸公,该如?#38382;?#22909;?”

    杨彪冷笑道:“那还能怎么办?等着喽。你们当初从洛阳撤离,不早就有这个心理?#24613;?#20102;,就是坐看董卓与袁隗相争,你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看来杨彪还是对卢植吕布等人挟太后天子撤出洛阳有意见。

    黄琬却忿然道:?#25226;?#25991;先,安出如此目无君上之言?”

    杨彪恍然醒悟,除了吕布之外,在坐的其他人都是拥护汉室的?#39029;跡?#33509;非太后愿意,他们这群人也不会离开洛阳前往邺城,他刚才那样说,隐隐有诽谤太后的意思,遂闭嘴不言。

    卢植却笑道:“子琰莫恼,文先讲得确是实情。董卓领十余万虎狼之师,袁隗有普天下门生故吏相助,两者皆狼子野心,太后天子留在京师必是死?#37073;?#31163;开京师前往邺城方有一线生机。离开洛阳是对是错,已经很明显了,不须多做争辩。我们要商议的是下一步该如何应对?我们虽然知道暂避其锋是智者所为,但天下人却不会如此看待,他们只会看到是太后天子弃社稷而走,这样的舆论我们无法担当,该如何消弭如此影响?”

    众大臣面面相觑,连吕布也?#34892;?#19981;知所措,是啊,吞噬小说网 tsxsw.com虽然分析出来一定要从两个大野心家的?#35874;?#20013;挣脱出来的,但天下人看不清楚这一点儿,该如何说服天下人,如果不能让天下士人信服,那邺城朝廷的正义性也大打折扣。

    吕布好好想了想历史上的记载,似乎只有等着董卓犯错才行,但是把自己的胜利建立在敌?#35828;?#24858;蠢上,是很不?#31185;?#30340;。

    吕布越来越发?#37073;?#31359;越所带来的历史优越感险些把自己毁掉了。若是自己能够?#26197;?#23562;重一?#21525;?#21490;,不去煞费苦心劝说太后和卢植从洛阳撤离,只是靠着救太后天子的大功拿到某一个郡守的官衔,然后马?#20384;?#24320;洛阳那个是非圈,招兵买马聚草屯粮,坐等曹操等人讨董檄文,然后在讨伐董卓?#34987;?#24471;一些名声,在联?#20284;屏?#21518;浑水摸鱼,一切都会简单很多,不必像现在这样算计来算计去却差点把自己算入一个死胡同。

    诸大臣都用希冀的眼神望着吕布,吕布也想不出该怎么解决好这个问题,只能神秘地说道:?#25170;?#35832;位静观其变,几天后,便见分晓。”

    司空刘弘急道:“吕大人,为何你如此笃定?”

    吕布微微一笑道:“我已在洛阳城中布置好了一切,你们就瞧好吧。”

    又过了一日,船队过了河内郡温县,吕布站在船头,用另一个打磨好的望远?#22564;?#26395;了一下这个本?#20174;?#35813;属于自己的封地。历史上自己被封为温侯,温县便是自己的封邑,本来这次太后也答应封自己为温侯,奈何顾忌袁家的看法,自己这个温侯泡汤了,只能等以后再立功劳再求封温侯了。

    温县有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司马懿,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小孩子,据说已经有了鹰视狼?#35828;?#22904;臣模样。吕布暗下决心,若得温县为封邑,必定除掉司马懿一家。如无司马懿,必无五胡?#19968;?#36825;个推理是否正确,吕布也说不准,但是他极其痛恨那个又厚又黑的野心家,痛恨那个聪明二代糊涂好几代的司马家族,恨之切,甚?#33080;?#36807;对曹操、刘备的憎恨。

    温县以北便是连绵起伏纵横巍峨的太行山,吕布便屹立在甲板上,端着望远?#24403;?#35272;太行山的壮丽风光。

    看着看着,吕布脸色忽然凝重起来。

    黄河?#21534;?#34892;山之间是一大片矮山丘陵,草木茂盛,本来甚不起眼,吕布却看到那一大片葱郁的山林里,似乎隐藏着冲天杀气。

    福建快3专家推荐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赛马会赛马entnk 浙江快乐彩任3走势图 河北快三购买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河北20选5五开奖时间 双色球ac值走势图78500 黑龙江时时彩0 江苏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表 腾讯彩票怎么兑奖 3d北斗全方位综合分析 新疆11选5前三直遗漏 吉林时时彩玩法 甘肃11选5αpp助手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