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歡迎訪問吞噬小說網
    首頁木葉之最強人類正文 第九十七章 第二場考試·變局

    正文 第九十七章 第二場考試·變局

        “······鳴人,你個蠢貨動作麻利著點,拖拖拉拉的你要玩到什么時候?”

        憋了許久。

        佐助終于忍耐到極限了,罵了起來。

        這樣磨蹭的戰斗,他實在是忍受不了了。

        對于佐助叫罵的行為,主考官希并未阻止,也不去管,只要不是惡意的干擾考試,他不會去管。

        而佐助的行為,在希判斷來看,并非是惡意破壞考試。

        當然,如果佐助不知收斂,繼續喊話的話,就要接受處罰了。

        場中。

        一眾影分身之中,鳴人的本尊抓了抓頭,然后開始結印。

        “通靈之術。”

        在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注視下。

        一只體型巨大的蛤蟆出現在了場中,擠占了將近四分之一的空地。

        這只通體暗紅色的蛤蟆右手握著一根魚叉狀的黑鐵禪杖,另一手抓著形似鍋蓋的巨大盾牌。

        “蛤蟆健,這次拜托你咯。”

        鳴人蹲在大蛤蟆的頭頂上,笑嘻嘻的拍了拍它的頭。

        “雖然我很愚笨,但是我會努力的!”

        蛤蟆健握著手中的黑鐵禪杖,往地下一頓,立刻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端坐在椅子上的三代雷影微微瞇起了眼睛,望著蹲在蛤蟆背上的鳴人,神情復雜。

        ————

        “目標已經踏入考場了!”

        “······什么時候動手?”

        白絕從地下露出頭來,看著坐在樹下的千手禪和宇智波玄宗二人問道。

        千手禪睜開了眼睛,唇角翹起。

        事情按照預定的計劃一步步的發展,中間雖然小有波瀾,但卻不礙大局。

        “稍等片刻,魚兒已經入網了,它沒機會逃了。”

        “不過,用天送之術趕去會場,我們的三代雷影大人很謹慎呢!”

        宇智波玄宗輕笑著。

        坐在他的位置上,正好可以看見那座巍峨高大的石塔。

        “謹慎嗎?無用功罷了,命中注定了要死······再如何掙扎都無用。”

        五名高矮不一,俱都穿著黑底紅云長袍的人影陸續走了過來,每個人的手中都拎著一串血淋淋的人頭,個別人頭上的還戴著云忍護額,刻繪著云朵徽記的護額也被鮮血浸濕,染上了一抹猩紅的風采。

        “已經收拾干凈了嗎?”

        宇智波玄宗問道。

        “石塔周圍的云忍都已經清掃掉了,一個不留。”千手禪點了點頭,然后站了起來。

        “厲害,真厲害!禪兄,你的這些分身真不賴呢!”

        宇智波玄宗看著臉上釘著黑色長釘的五個分身,絲毫不吝贊美之情

        “行了,少說廢話,準備要干活了,雖說這附近的云忍收拾干凈了,但是石塔內部的上忍還不少呢!”千手禪訓斥了一聲。

        宇智波玄宗聳聳肩,嬉皮笑臉道:“有什么關系?里面的上忍是不少,但是屬于云忍的又不多,咱們這一次的目標是三代雷影,其他村子的上忍又怎么會替云忍沖鋒陷陣?”

        “小心無大錯!”

        千手禪只說了這么一句,多余的也懶得在廢話。

        天邊昏黃的夕陽如同垂暮的老人,光輝不斷地暗淡下去。

        “穢土轉生之術。”

        手掌拍地,兩具棺木頓時拔地而起。

        與此同時,石塔中,秀園眉頭一挑,他感知到了那記憶猶新的查克拉波動。

        “白大哥,石塔外東南方向,是上一次襲擊我們的家伙。”

        他壓低了聲音說道。

        “我知道了。”

        白一點頭,徑直邁開步子走到阿凱等上忍身邊,發出了訊號。

        上忍們帶著各自的部下,聚集到了一處。

        因為眾人的目光都被場中激戰的蛤蟆健與小李吸引了目光,并沒有幾個人注意到看臺上木葉忍者們的舉動。

        “鈴蘭,把你的隊友都叫過來,跟緊我們。”

        “我知道了。”

        鈴蘭深深看了眼秀園,沒有問什么,干脆利落的將僅有的兩名伙伴拉了過來,混在木葉的隊伍里面。

        這時候,一名戴著面具的云忍悄然出現在雷影的身邊,湊上前去,似乎要稟報事情。

        “轟!”

        巨大的轟鳴聲掩蓋住了蛤蟆健那沉重的腳步聲。

        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三代雷影屁股下面的椅子開裂碎了一地,一個身材高大肥胖,穿著繡有紅云的黑袍,戴著霧忍護額,臉上釘著黑色的長釘的男子出現在碎石堆中。

        從那收拳的姿勢可以看出方才就是他襲擊了三代雷影。

        “雷影大人!”

        反應過來的希大叫了起來,一臉的驚駭。

        “小李,回來,考試中止了。”阿凱同時高聲喊道。

        “鳴人,快點傳信給姑父。”

        秀園也急忙喊了出聲。

        石塔中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砂忍和木葉以及其他小忍村的忍者們快速收縮起來,而云忍,一部分嗷嗷叫著沖向了突然出現的高大霧忍,另一部分則是護著云忍的下忍們也盡可能的退遠。

        “霧忍?你們這些小島上的水猴子是要找死嗎?”

        三代雷影宛如驚雷般的怒吼聲從高處砸落。

        這威嚴的聲音如同一支強心劑注入云忍們的心中,慌亂的云忍頓時平靜了下來。

        “雷影大人還請小心,那個霧忍應當是忍刀七人眾之一的西瓜山河豚鬼。”希飛快地道出了他所知道的情報。

        他沒有冒然上前靠近,而且還攔住了一眾試圖沖上去的云忍。

        “你們過去保護下忍,還有疏散其他忍村的忍者離開石塔,不然雷影大人施展不開。”

        希的機敏讓三代雷影倍感欣慰。

        云隱村也不是后繼無人,希也好,達魯伊也好,這些年輕人都是云隱村的未來。

        西瓜山河豚鬼一擊不中,似乎清楚三代雷影的可怕,沒有沖上去的打算,而是呆呆的立在原地,仰著頭與三代雷影對視。

        波紋狀的圈圈眼讓三代雷影皺起了眉頭。

        這是什么特殊的曈術嗎?從未見過呢!

        而且這和木葉的黃色閃光說的不同,不是木葉的兩名S級叛忍出現了嗎?為什么一個霧忍會來襲擊他?而且還是忍刀七人眾之一······

        要知道這十幾年來,霧忍的封閉又上了一層樓,偌大的一個水之國簡直就像是與世隔絕了一樣,派出去的間諜有進無出。

        每年,前往水之國的間諜損傷率都是最高的。

        弄的最近幾年都不再往霧隱村派間諜了,反正云忍和霧忍之間也沒有什么仇怨。

        所以,他完全想不通為什么霧忍的忍刀七人眾之一會來襲擊他,按道理,出現在這里的不應該是木葉的兩名叛忍嗎?

        微微思索了兩秒鐘,看著已經空蕩蕩的大廳,他決定先試探一下。

        “讓我來試試忍刀七人眾有什么本事吧!”

        三代雷影手中結印,漆黑色的閃電附著在他雄壯的身軀上,隨著最后的印式完成——

        “雷遁,黑斑差。”

        豹形的黑色閃電從他的身上竄了出去,一頭狠狠的撞上了西瓜山河豚鬼,響亮的雷鳴聲回蕩在整個石塔內部。

        然而,西瓜山河豚鬼僅僅是平舉著雙手,就將黑色的豹形閃電消弭于無蹤。

        “忍術攻擊無效嗎?”

        三代雷影踩著天花板,瞇眼望著西瓜山河豚鬼,眉頭皺起。

    福建快3专家推荐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