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大明法医正文 第203章 隔空出手

    正文 第203章 隔空出手

        “下绊子?”

        听闻司马未央此言,以及话语中隐隐夹杂的警告之意,贾贺荃先是一愣,随后赶忙问道:“不知大人何出此言?”

        见贾贺荃神态恭正,无丝毫遮掩之意,言语之间满是诚恳,再扫一眼一旁的师爷纪冉,只见其脸上亦是充满疑惑之色,司马未央心中便已经得出结论。如

        果不是两?#35828;?#28436;技高超到已经超过司马未央评断的水准,那么城门口那件事,贾贺荃与纪冉应该是毫不知情!

        如此一来也就能够解释出,为什么县衙门口没有人迎接他们,因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司马未央已经来了,并非给他下马威或者使绊子!

        “果然是这样吗?”司马未央双眼?#24187;校?#24515;中叹?#19997;?#27668;。

        在城门口拦截他的士兵并没有穿着平东军的制服,所以一开始司马未央还不敢确认,不过现在,他到是可以肯定了,那群士兵?#27426;?#26159;平东军所属。

        “大人?”见司马未央陷入?#20102;跡?#20037;久不语,贾贺荃小心翼翼的问道。

        被他这么一打断,司马未央回过神来,笑道:“啊,没什么,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要在意了!”思

        量再三,司马未央还是没有说出城门口的事情。“

        好了,我现在要去看一看平东大将军的遗体,朝廷方面应该已经通知你们了,还没有送走吧?”

        司马未央本想着先去看一看闵崇文的遗体,验一验尸,虽然已经有了尸检报告,不过在这方面他还是?#20873;?#30456;信自己,顺便让班老伯祭拜一下,一举两得。

        不过纪冉却上前一步,拱手道:“是的大人,大将军的尸身一直藏于冰窖之内,避免腐坏,但”“

        嗯,那就好!”纪冉刚说到一半,司马未央便起身点?#36820;潰?#19968;会将于本案有关的卷宗,以及仵作的验尸报告全部送到我房里,现在我们先去看看大将军的尸身!”说着便要往外走。

        走了两步之后,司马未央才发现,贾贺荃与纪冉两人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似乎有点挪?#27426;?#27493;子。

        “怎么了?”他?#32426;?#19968;皱。在

        贾贺荃眼神的示意下,纪冉顶着头皮上前说道:“大人舟?#36947;?#39039;,查案办事不急于一时,不如先下去休息,明日再”

        “不用了!”司马未央摆摆手,再次直接打断道,“我不累,还是现在就去吧,顺便拜祭一下大将军!”“

        额……这个……”见

        纪冉顾左右而言他,似乎?#34892;?#20026;难,司马未央心生不快,同时又?#34892;?#30097;惑。

        按理说越快办完这件案子,他就可以越早离开这里,?#26434;?#36825;种结果两人应该是大力支持,非常高兴才对,怎么现在却有点拖延之意?

        “贾大人,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吧,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更不喜欢别人骗我!”司

        马未央话语中的警告之意分外明显,在其注视威逼之下,贾贺荃叹?#19997;?#27668;,道:“大人,不是下官二人有意阻拦,只是如果你想要去验尸,查看宗卷,恐怕还要等上一会!”“

        等上一会?”司马未央转过身来,注视着贾贺荃,问道,“为什么?”“

        因为……”看?#19997;?#21496;马未央的眼睛,贾贺荃咬了咬牙道,“因为平东大将军的遗体已经被平东军接管,没有两位副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就连我们二人也是一样。”“

        还有与本案有关的卷宗,以及验尸报告,也都被两位副将派人取走了,如果大人想要阅览,卑职需要派人去取,而?#19968;?#35201;征得两位副将的同意才行,所以……”

        “遗体被平东军接管,任何人不得靠近?#32943;?#35201;查阅卷宗,还得征得他们的同意?好,好,很好啊!”司

        马未央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越是这样,对面的贾贺荃与纪冉就越是心惊胆战。

        不管平东军如?#38382;?#22823;,其总归是个军队,根本没有权利过问地方行政,更不用说干预。虽

        然死的人是平东大将军,出于种种考虑,大将军的遗体被平东军接管保护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不准任何人靠近,甚至还擅自取走与本案有关的物证卷宗,可以这么说,平东军那两位副将的做法已经不仅仅是越权干涉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城门口给我来那么一出,现在这算是第二出吗?”临

        走之前,周怀豫曾经嘱咐过司马未央,南阳府这个地方,平东军可以说就是土皇帝,即使当地县官都要略输一筹,处处忍让,让他千万不要?#25512;?#19996;军起冲突,尤其是平东军的两位副将,张焕与冯意!张

        焕与冯意早在跟随闵崇文之前就已经是战功赫赫,如果不是多年前闵崇文冒死击退羌奴敌军,抢回司马战尸身有功,凭他们俩?#35828;?#25112;功,早就已经可以荣升大将军一?#21834;?br />
        所以这两人在闵崇文活着的时候还好,毕竟有人压着,可是现在闵崇文一死,两人可以算是目前平东军权利最高之人,自然?#34892;?#22179;张跋扈,目中无人。

        “我不去惹你们,你们到想骑到我头?#20384;?#23630;?”

        司马未央眼底一寒,猛的一拍桌子,直接将二人吓了一大跳。“

        大人恕罪!”“

        恕罪?你们何罪之有?”

        贾贺荃刚想开口求情,却听司马未央反问道:“贾大人,你?#20040;?#20063;贵为一方父母官,就这样被人骑在头?#20384;?#23630;,你心里痛快吗?”

        司马未央这句话算是说到贾贺荃?#30446;?#37324;了,虽然他这个人与世无争,没有一点野心,不过这不代表他没有脸皮啊。平

        东军?#21496;伲?#26681;本就没有瞧的起贾贺荃,加上平常的一些摩擦都是他主动退让,这才使得张焕与冯意二?#35828;?#40763;子上脸了。

        见贾贺荃憋着一口气没说话,司马未央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回身重新坐下,看着下方二人说道:?#25353;?#29616;在开始,平东大将军的遗体?#19978;?#34905;官兵接管,至于卷宗,我就要在这里看,在这县衙之内,你们二人看着办吧!”说完竟是闭上眼睛,不再言语。听

        闻此言,纪冉心头一震,扭头向贾贺荃看去。

        现在司马未央已经把话说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师爷,绝对担不起这种责任,所以只能等着贾贺荃做决定。

        其实纪冉心中根本没报多大希望,毕竟贾贺荃是什么性格,这几年他也摸透了,不,应该说这整个崇武县的人都知道,那就是胆小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

        然贾贺荃为人不错,出处为民着想,可是他的性格就是另外一方面了。

        不过今天,纪冉注定要猜错了,没错,贾贺荃性子的确?#34892;?#36719;弱,不过那却不是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而是他自己的选择!在

        没有权势的情况,有时候退避也是一种高明的自保!

        “下官领命!”

        见贾贺荃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纪冉眼皮一跳,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23567;?/p>

    福建快3专家推荐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