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歡迎訪問吞噬小說網
    首頁大明法醫正文 第203章 隔空出手

    正文 第203章 隔空出手

        “下絆子?”

        聽聞司馬未央此言,以及話語中隱隱夾雜的警告之意,賈賀荃先是一愣,隨后趕忙問道:“不知大人何出此言?”

        見賈賀荃神態恭正,無絲毫遮掩之意,言語之間滿是誠懇,再掃一眼一旁的師爺紀冉,只見其臉上亦是充滿疑惑之色,司馬未央心中便已經得出結論。如

        果不是兩人的演技高超到已經超過司馬未央評斷的水準,那么城門口那件事,賈賀荃與紀冉應該是毫不知情!

        如此一來也就能夠解釋出,為什么縣衙門口沒有人迎接他們,因為他們是真的不知道司馬未央已經來了,并非給他下馬威或者使絆子!

        “果然是這樣嗎?”司馬未央雙眼一瞇,心中嘆了口氣。

        在城門口攔截他的士兵并沒有穿著平東軍的制服,所以一開始司馬未央還不敢確認,不過現在,他到是可以肯定了,那群士兵一定是平東軍所屬。

        “大人?”見司馬未央陷入沉思,久久不語,賈賀荃小心翼翼的問道。

        被他這么一打斷,司馬未央回過神來,笑道:“啊,沒什么,我也只是隨便說說,不要在意了!”思

        量再三,司馬未央還是沒有說出城門口的事情。“

        好了,我現在要去看一看平東大將軍的遺體,朝廷方面應該已經通知你們了,還沒有送走吧?”

        司馬未央本想著先去看一看閔崇文的遺體,驗一驗尸,雖然已經有了尸檢報告,不過在這方面他還是比較相信自己,順便讓班老伯祭拜一下,一舉兩得。

        不過紀冉卻上前一步,拱手道:“是的大人,大將軍的尸身一直藏于冰窖之內,避免腐壞,但”“

        嗯,那就好!”紀冉剛說到一半,司馬未央便起身點頭道,“一會將于本案有關的卷宗,以及仵作的驗尸報告全部送到我房里,現在我們先去看看大將軍的尸身!”說著便要往外走。

        走了兩步之后,司馬未央才發現,賈賀荃與紀冉兩人一臉尷尬的站在原地,似乎有點挪不動步子。

        “怎么了?”他眉頭一皺。在

        賈賀荃眼神的示意下,紀冉頂著頭皮上前說道:“大人舟車勞頓,查案辦事不急于一時,不如先下去休息,明日再”

        “不用了!”司馬未央擺擺手,再次直接打斷道,“我不累,還是現在就去吧,順便拜祭一下大將軍!”“

        額……這個……”見

        紀冉顧左右而言他,似乎有些為難,司馬未央心生不快,同時又有些疑惑。

        按理說越快辦完這件案子,他就可以越早離開這里,對于這種結果兩人應該是大力支持,非常高興才對,怎么現在卻有點拖延之意?

        “賈大人,有什么問題就直說吧,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喜歡別人騙我!”司

        馬未央話語中的警告之意分外明顯,在其注視威逼之下,賈賀荃嘆了口氣,道:“大人,不是下官二人有意阻攔,只是如果你想要去驗尸,查看宗卷,恐怕還要等上一會!”“

        等上一會?”司馬未央轉過身來,注視著賈賀荃,問道,“為什么?”“

        因為……”看了看司馬未央的眼睛,賈賀荃咬了咬牙道,“因為平東大將軍的遺體已經被平東軍接管,沒有兩位副將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就連我們二人也是一樣。”“

        還有與本案有關的卷宗,以及驗尸報告,也都被兩位副將派人取走了,如果大人想要閱覽,卑職需要派人去取,而且還要征得兩位副將的同意才行,所以……”

        “遺體被平東軍接管,任何人不得靠近?想要查閱卷宗,還得征得他們的同意?好,好,很好啊!”司

        馬未央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越是這樣,對面的賈賀荃與紀冉就越是心驚膽戰。

        不管平東軍如何勢大,其總歸是個軍隊,根本沒有權利過問地方行政,更不用說干預。雖

        然死的人是平東大將軍,出于種種考慮,大將軍的遺體被平東軍接管保護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不準任何人靠近,甚至還擅自取走與本案有關的物證卷宗,可以這么說,平東軍那兩位副將的做法已經不僅僅是越權干涉那么簡單的問題了。“

        城門口給我來那么一出,現在這算是第二出嗎?”臨

        走之前,周懷豫曾經囑咐過司馬未央,南陽府這個地方,平東軍可以說就是土皇帝,即使當地縣官都要略輸一籌,處處忍讓,讓他千萬不要和平東軍起沖突,尤其是平東軍的兩位副將,張煥與馮意!張

        煥與馮意早在跟隨閔崇文之前就已經是戰功赫赫,如果不是多年前閔崇文冒死擊退羌奴敵軍,搶回司馬戰尸身有功,憑他們倆人的戰功,早就已經可以榮升大將軍一職。

        所以這兩人在閔崇文活著的時候還好,畢竟有人壓著,可是現在閔崇文一死,兩人可以算是目前平東軍權利最高之人,自然有些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我不去惹你們,你們到想騎到我頭上拉屎?”

        司馬未央眼底一寒,猛的一拍桌子,直接將二人嚇了一大跳。“

        大人恕罪!”“

        恕罪?你們何罪之有?”

        賈賀荃剛想開口求情,卻聽司馬未央反問道:“賈大人,你好歹也貴為一方父母官,就這樣被人騎在頭上拉屎,你心里痛快嗎?”

        司馬未央這句話算是說到賈賀荃心坎里了,雖然他這個人與世無爭,沒有一點野心,不過這不代表他沒有臉皮啊。平

        東軍此舉,根本就沒有瞧的起賈賀荃,加上平常的一些摩擦都是他主動退讓,這才使得張煥與馮意二人蹬鼻子上臉了。

        見賈賀荃憋著一口氣沒說話,司馬未央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他回身重新坐下,看著下方二人說道:“從現在開始,平東大將軍的遺體由縣衙官兵接管,至于卷宗,我就要在這里看,在這縣衙之內,你們二人看著辦吧!”說完竟是閉上眼睛,不再言語。聽

        聞此言,紀冉心頭一震,扭頭向賈賀荃看去。

        現在司馬未央已經把話說死,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師爺,絕對擔不起這種責任,所以只能等著賈賀荃做決定。

        其實紀冉心中根本沒報多大希望,畢竟賈賀荃是什么性格,這幾年他也摸透了,不,應該說這整個崇武縣的人都知道,那就是膽小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

        然賈賀荃為人不錯,出處為民著想,可是他的性格就是另外一方面了。

        不過今天,紀冉注定要猜錯了,沒錯,賈賀荃性子的確有些軟弱,不過那卻不是與生俱來,不可改變的,而是他自己的選擇!在

        沒有權勢的情況,有時候退避也是一種高明的自保!

        “下官領命!”

        見賈賀荃嘴角露出一絲獰笑,紀冉眼皮一跳,心中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福建快3专家推荐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
  • <code id="yya6g"><menu id="yya6g"></menu></code>
  • <menu id="yya6g"><blockquote id="yya6g"></blockquote></menu>
  • <code id="yya6g"></code>